夏目日寺

【维勇】《Never》

三、你说啥我听—不—懂——
 
 
  胜生勇利还是赶上准时开店了,店外来往的人已经多了起来。

  在开始工作前,勇利还给维克多倒了一杯水,示意他稍等自己一会儿。
  维克多也没有客气,拿着马克杯找了个能清楚看见他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男孩忙碌的身影,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他从过去的记忆里拽出来。

  ——————————
    身着西装的黑发青年环抱着膝盖坐在大厦顶层的边缘处眺望着俄罗斯的夜景,后梳的头发和裁剪精良定制西装将他清秀的面容衬地有些成熟。他从小开始就喜欢爬的高高的去找能看到远处的地方,尽管这种行为免不了被训。

   这是胜生勇利成为职业杀手的第六年,手里的任务量已经逼近身为王牌的维克多,天生内心纤细又多愁善感的他当然免不了陷入无限的自责之中。这个时候的他爬上高楼就不会挨训。

  “嘶、维克多…!”两边脸颊传来的凉意使勇利不禁打了个寒战。

  “又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发什么呆啊?”
  维克多在勇利左边坐下,把手里的啤酒递给他。
    “喝点吧勇利,这样会好受点。”
  勇利摇摇头,把脸埋进膝盖,到现在他已经不会像刚开始工作时那样需要维克多的安慰了,也能毫无动摇地置一个人于死地。他告诉自己现在脚下的人是多么的罪无可赦,但过后有时候还是会有很大的心理负担。

  青年双手握着冰凉的易拉罐并没有要打开的意思,维克多便打开自己的一罐开始喝。

  “…我们、”勇利红着脸说,“我是说,你。一切都结束后想做什么…”

  “我吗,想陪着勇利啊。”

  “陪…”勇利的酒还没动过他都觉得自己有点醉了。

  “回你的家乡,我们开一家可以看到大海的咖啡厅,然后一起养老?”

  “你、笨蛋…不要说了。”勇利把啤酒扔回给维克多,把自己埋的更深了。

  “哈哈哈,对你我来说退休还早呢,除非…”维克多伸出手臂把身边的青年往自己怀里拢了拢。
 
………………
 
  他们的人生规划是退休后拿着大笔退休金回家乡过着种田文结局的生活。这个梦想他替他提前实现了,只不过里面没有自己。

  全世界都以为代号为Eros的王牌杀手去年在巴塞罗那的一次恐袭中死了。不过并不会有人知道,他的档案被修改过。直到传出eros在日本出现的消息……看似普通悠闲的生活。可那是维克多和他的团队为胜生勇利创造的他最喜欢的生活环境…

  维克多知道自己又矫情了,到现在他还会想起他决定舍弃的过去。 当他闭上眼时,脑海里浮现的是勇利的腼腆的面容、谦和待人的微笑、还有独自一人时才有的落寞…

  很快勇利就送走了所有早晨的顾客,他鬼使神差地抬头瞟了一眼角落里的男人,同时手指娴熟地从柜台里拿出两个玻璃杯,放入了冰块。

  银发的男人好看的眉眼被遮在稍长的刘海后面,从勇利的角度能看见他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时嘴角开合的弧度。白种人骨节分明的,看起来比自己的大一倍的手拿着他方才打发给他的马克杯,不知想什么想的出神。

  胜生勇利把磨到一半的咖啡豆放在了一边。他本来是想为这个闷热的早晨做上两杯他拿手的冰咖啡的,但他现在改变主意了,从橱柜里拿出一瓶写着俄文的酒瓶,分别往两个加了冰块的杯子里倒了半杯。

  当他端着杯子走近角落时他看见男人盯着桌面出神的样子他感到脑内一定有一瞬间的缺血状态,他恍惚着,接着就下意识地这样做了——将透凉的玻璃杯贴上男人的脸,
  维克多突然感到脸颊一凉,发出了畅快的笑声,“哈哈!勇利!”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反应的勇利笑呵呵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将其中一杯酒推向男人面前。

  “伏特加?为什么?”维克多没有在第一时间接过杯子,楞地看向主人,“大早上的…”维克多可记得自从自己酗酒到胃出血住院那次后,胜生勇利在他拿出酒时大惊小怪地抢走酒杯并且跳着脚骂人的情景。

  “叙旧需要酒吧。”勇利已经抿下了第一口,淡淡的笑着对他举起杯,解释道“你说到过俄罗斯,我就在想你可能想要这个。”

  维克多不禁轻笑,楞楞地举起杯。

  “勇利,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是吗……抱歉,我也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勇利轻笑道,“没让你觉得奇怪吧?”

  维克多终于抬起头直视自己了,男人摇头间,勇利在他蔚蓝的眼里看到了许多复杂的感情,有怀念,爱恋,甚至还有不安。他想不起来他们之间的任何回忆,只是他和他相处时自己自然的内心在告诉他,这一切都不简单,也和以前一样,并没有改变。

  “对了,我叫…唔,我想我不用说了吧,先生您…”勇利想了想,对‘熟人’用尊称好像有点好笑,便改了口。
  “你叫什么来着?”

  “维克多、”男人顿了顿,“尼基弗洛夫…”

  之后他和维克多开始聊起了天。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只是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酒,偶尔几句话题接不上的时候让维克多感觉无比地尴尬,气氛一度安静地只有冰块在杯子里碰撞的声音。

  勇利喝完最后一口酒,没有再给自己倒一杯。他的内心不断地躁动着,像盛夏的蝉鸣一样不安分地躁动,仿佛店里的温度开始变得燥热。尽管现在只是初夏,现在还是清晨。

  ‘就像很久以前爱上过谁的感觉。’他立马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因为维克多是他在这段新的记忆里第二个认识自己的人。但他不应该是会对自己‘初次见面’的人产生好感的类型才对。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可以解释方才男人眼中对自己爱恋的情绪了…
 
  就在维克多觉得自己尬聊不下去的时候,他从一边的视角看到了希望————有人向店里来了。

  披集走进店里简单的和勇利道了声早便走进吧台给自己系上了围裙,打算给自己做一顿丰盛的早餐。过了好一会儿,正在烤面饼的披集君无意间在抬头活动脖子的瞬间和一双蓝色的眼镜对视了几毫秒。随后赶紧低下头,开始忙于华夫饼的摆盘。

  离自己仅有几米远的位置上他越过勇利看见了坐在勇利对面的银发的斯拉夫男人——那可不正事才剥削过他劳动力的资产阶级大佬!!不,Emperor 么?!!?!?!?

  披集君觉得自己可能出现了幻觉。昨天晚上熬夜帮维克多列出最近进入长谷津的可疑人员以及详细资料一直到刚刚。密密麻麻的128个人的名单列出来后出现幻觉很正常的对不对??

  他正想脱了围裙转身回家,却被男人盯住了,并向自己眨了眨眼。

  披集认命似得开始解读Emperor语:‘他这是…让我假装不认识他?好!’他把水果装在果盘里准备清洗。随后闲情定气地走回吧台,穿上围裙,洗干净手,开始摆弄柜台里的瓶瓶罐罐。

  “啊!披集!”他的名字被像歌剧演员一样好听的声音叫到,但他却觉得可怕。

“诶你们俩认识的吗?”下去半瓶伏特加的勇利已经半眯着眼了,还能一脸狐疑地发问。

  披集君现在只觉得自己连夜加班后紧绷的可怜神经噼里啪啦地断了好几根。

  ‘……我该不该装作听不懂日语?’
——————

  我好像读错了我们家大佬的暗语,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披集·朱拉暖









【我觉得现在的气氛有种咖啡的味道,写的嘴里一苦…
 

【维勇】“Never”02(双杀手/失忆梗/不太致郁)

二、胜生勇利切开来是黑的

  胜生勇利的住处离咖啡店不远,清晨听到第一声电车进站的声音时他就该出发去开店了。

  长谷津的清晨很早,太阳刚出头时街道上都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了。商铺的都在准备营业,偶尔会有几个社团活动的学生结伴走过,交谈甚欢。

  勇利走在商铺里准备采购食材。自从上次发现那个银发的男人已经是第三天了。在意了之后他发现总能若有若无地感觉到他的存在,银发高个子的男人总是比当地人显眼,但他几乎没有发现过他的行踪。

  可令他费解的是他的目标好像是自己,但却没有对自己动手的意思。

  勇利没有像上次那样突然回过头去查看,这样做会令对方有所防备,自己也会失去优势。他侧身和商铺的老板寒暄,借机用余光观察了身后一会儿,银发的男人果不其然地已经不在视野内了。

  胜生勇利之前很多次发现自己不管是身手还是直觉都是反射性的敏锐,他知道这一定不是偶然,并且确信这和他这没有任何记录的十年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不过他倒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过去,他认为这是个方便的技能。

    他摘下了眼镜收在外套口袋里,嘴角弯成浅浅的弧度,‘那就陪你玩一下吧。’随之身影往一晃消失在人群中。

  一只跟在后面暗中观察的维克多试图追上去,抬头看了街道一会儿, 街边有卖酒的商铺,维克多似乎想起了什么似得不禁低头苦笑,‘他说过不让我白天喝酒来着’,男人摸出了手机, 男人走进了街边狭窄的巷子里,依靠在墙边准备点燃一根烟。突然一只手拍上了自己的左肩…

  “这位先生,请问…”

  “?!”维克多一个激灵往身后退了好几步,手已经按在了别在腰间的手枪上。

  他的冷汗足以浸湿贴身的衬衣,身为一名职业杀手,被人无意识的从身后近身是件很可怕的事情,预示着他随时可能丢掉性命。

  “抱歉,吓到你了?”

  维克多表情有些僵硬,看清从阴霾中走出来的人,来人还对他露出了人畜无害的微笑,他的左手便从腰间的手枪处放回了身侧,

  “能绕到我身后,不愧是…”下一秒他就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便赶紧闭了嘴。

  “先生你认识我?”勇利皱了皱眉头,“唔我是说,我以前认识你?”

  ‘不愧是组里唯一能战胜我的勇利!’维克多虽然保持着微笑,其实方才被吓出的冷汗足以浸湿他的衬衣。

  “我、我们以前是…额……同事啊,对!同事,在俄罗斯!”

  “这样啊,原来是同事…”勇利对男人露出一个爽朗笑容,“我以前还在俄罗斯工作过吗”

  维克多立马点点头。

  “抱歉,我两个月前出了点事故,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勇利勾起食指挠了挠脸颊,表情变得落寞,维克多也感到悲从中来。

  “先生您的感情好丰富的样子。”接着勇利抬头紧紧盯着男人蔚蓝的双眸,
    “那么先生,我有几个问题。”维克多似乎从他背后看到了冒出的黑气,

    “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先生你又为什么在这儿?是在跟踪我吗?”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朋友?关系好到跟踪我?”

  “十年的感情啊!!” 面对这样的勇利,维克多不由得感到不寒而栗,莫名有种会被杀掉的恐惧感。“我正好最近休假!然后知道你遭遇了事故所以…!”

  “嗯?”勇利继续盯着男人看了一会儿,再次露出了笑容,“这样啊,我这会儿要去开店呢,对了先生,请务必来我店里坐坐,叙叙旧吧!”‘如果是个骗子我就报警’

  “好、好…”

  维克多·尼基弗洛夫,‘S’稳坐十年的王牌,觉得现在满身冷汗。
  ——被胜生勇利的微笑给威胁了。

……

  金发的少年在不远处的屋顶上,一遍躺尸的是刚被他解决掉的狙击手,顺便借用这把狙击镜看到了下面巷子里发生的一切,现在正在目送他们离开。

  尤里·普利塞提,17岁,第一次见自家师兄被人近身还被这么怂的掳走了。也是第一次见那个人没有第一时间除掉跟踪自己的人。他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老太婆,这边解决了。”
 
  “叫我Elf啦!”(*米拉)有着一头红色卷发的女孩气的直跺脚“而且我只比你大两岁好吧!”

  “哦,就你那改代号比换男友还勤快的我可记不住。”少年用空出来的手将狙击镜拆下放入一边的大提琴包里。
  “啊还有,秃子被前夫拐走了。”

  “前夫?他俩分手了吗!?”
  “喂Evil(*格奥尔基·波波维奇)你不要抢我电话好不好?!”

  “…”听着对面没完没了的争吵,金发的少年挂断了电话,背起大提琴包起身离去。
 
【感觉只是我自己写的开心,其实没人看的( ´•̥̥̥ω•̥̥̥` )】

【维勇】“Never”01(双杀手/失忆梗/不太致郁)

一、多的是你们不知道的事
《Never》

退休杀手维x失忆杀手勇

*剧情架空
*人物YOI,ooc我的
*不专业,求不扣专业名词
*轻度致郁
*HE

  一些枯树在严冬的风中稀疏的立着,成群的乌鸦停在枝头,此起彼伏刺耳的叫声充斥耳膜。它们正窥伺着泥泞中的虫子。

  “可悲。”
   男人漆黑如同魅影般的身影隐没在黑暗之中,和乌鸦一样,高傲的俯视地面上的自己,贪婪的叫声令人发指。
  “你都不知道你被你身边你最爱的人骗了十余年呐。”
   眼泪掉在泥土里,和初秋的雨水混在一起,泥土里的落叶散发着腐烂味的冷寂。
   湖水平静地像死了一般,沉寂,又充满了绝望的气息。

  接着画面开始破碎……
———————————————————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早晨清爽的阳光透过蓝白色百叶窗的缝隙洒进房间,主人对持续叫嚣的闹铃充耳不闻,蜷缩在球体似得被子里,唯独露出的乌黑的发丝被阳光些许染成了棕色。

  “…诶,又是奇怪的梦……”主人不算瘦小的手腕伸出把手机带进了被窝,裹的严严实实的球体沉寂了一小会儿,随后黑发的青年突然从球体中弹出,带着惨叫奔向了浴室。

  随手抓了抓头发,戴上了黑框的眼镜,英气的五官便显得稚嫩了,镜子里的青年长着一副眼瞅着只有18岁的娃娃脸,一边刷牙一边开始吐着泡泡。

  先生醒醒,你24了。

  胜生勇利,24岁的东亚青年,和朋友披集合伙经营一家咖啡厅,开店时间一般从早晨八点到晚上十点结束。然而时针指向上午10点时,他才心里默算着损失的利润出了家门。

  自打他住进这里便时不时会听到身后怪响,甚至有时候是呼救声、当他背过身查看却四下毫无动静…多次经历灵异事件后他都觉得自己可能患上情神分裂症了。

  “啊--!”
  勇利又一次听到了身后不远处微弱的呼叫声,一个激灵的回过头去,终于在第14次的刚才看到了‘犯罪嫌疑人’的背影——穿着黑色风衣的银发可疑男子!!

  银发男子的方向传来了肉体遭到击打的闷响,‘打架斗殴现场??’紧张的气氛促使他求生似得拔腿就跑,一溜烟就跑出了巷子。

  银发男人缓步走出阴影,斯拉夫人英俊白皙的轮廓暴露在阳光下,脸上没有什么血色,神情复杂地望着发青年消失的方向出了神,蔚蓝的双眸深情地像是要淌出水来。

  如果忽略他手里掐着被扭断脖子的尸体的话。

  “喂!维克多·尼基弗洛夫,你要看那头猪到什么时候?快走了。”属于少年纤细的身影走进阴影里的转角处,他摘下夹克衫的帽子,无杂质的金发安静地搭在主人肩上。

  “在外面要好好叫别人的代号啊。”银发男人抓着尸体的脖子将其甩到一边,“Agape,去调查这个人的身份和所属。”他侧过半个身子看着他的天才师弟,组织内年仅16岁的新秀杀手,被称为冰原上的老虎——尤里.普利塞提,代号Agape。

  “那头猪那样也就是废了。对立的组织要知道‘S’的Emperor革职去保护一个废人岂不笑死了!”尤里祖母绿色的眸子里泛着光,恶狠狠地盯着银发的男人。

   维克多后退几步倚靠在画满涂鸦的墙面,点上一根烟却并没有要抽的意思,

  “他们知道之前就已经死了。”男人苦笑着将烟蒂在墙上按灭,从风衣口袋里拿出金边的墨镜给自己戴上。

  “你这样还挺恶心的,真的。”

  “尤里奥,我记得你挺粘勇利的诶?”
 
  “我警告你不要再那样叫我。”少年抬脚向男人踹去,男人也没躲开,被狠狠地踹在腰间。
  “胜生勇利已经死了。”

  “现在维克多·尼基弗洛夫也死了!”

  “哈哈,别这样说啊尤里奥,你不知道的事挺多的。”男人最后扔掉了没有抽过的烟,抬起手臂用力的揉乱少年的金发,“我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心里好受了。”

  “哈?什么啊?”

  “…我一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啊。”

……

  胜生勇利在开店前清扫了一遍桌椅的浮沉,给放满所有角落的大型植物和盆栽都浇了一遍水,又把新鲜的水果一一放进玻璃冰柜里,这才下楼将门口的木板翻过OPEN的字样。
 
  这家坐落在海边的咖啡厅有两层楼,店里只要有空位的地方都会摆放一些热带植物,从外面看店里全然是一副绿油油的景象。这正是这个镇子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店,但他没有名字,只有店门口摆放的手绘板上画着的咖啡杯代表着它的身份。

   他的咖啡厅往前不远处就是车站,经常会有工作人和学生来往。公路的对面就是长谷津的大海,成群的黑尾鸥会在蓝的几乎透明的天空划过,打开木框的窗户,海风吹进来还会带着令人安心的咸腥味。初夏时仅有的几缕流云并没什么存在感,倒是树上懒散的蝉鸣预示着春末夏至。

  不过这间没有定名字的咖啡厅在工作日客人并不多,这些日子光顾的也基本只有熟人或是学生,因此也过得十分清闲。胜生勇利最喜欢的事就是像现在这样抱着印花的抱枕,悠闲地坐在二楼落地窗边的位置眺望长谷津的大海。

  这家咖啡店的合伙人,也是记忆中唯一的好朋友披集·朱拉暖,他说自己是职业电竞手,经常因为和一些国家有时差的比赛熬夜,因此只有快到中午才会现身。

    由于昨晚奇怪的梦,他又一次错过了闹钟。加上打扫整理,等他开店已经是十一点。勇利吐了吐舌头心想这可不能让披集君知道。

  “哦!胜生,才开店吗,还是老样子啊哈哈!”隔壁海鲜店的老爷爷抬头向他憨厚地招呼道,“叫上披集,中午来我家吃饭吧!我钓了一条大鱼!”

  勇利站在窗前对老人点头笑了笑,居住在镇上陌生的老人对他都很亲切。

  “老样子…吗。”青年背对着蓝成一线的大海和天空,笑容随着风一起消失在那里。

  他是个‘空壳’——这里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陌生的,他的记忆只有从医院醒来后到现在日复一日在咖啡店工作的两个多月而已。他醒来后一个自称是自己好朋友的泰国男孩披集君告诉自己,他出了车祸,昏迷了一个多月。

  出院回到‘家’后他尝试过回想自己的过去,回应他的就只有一片空白。而且他的住处有关于他的痕迹与记录到十二岁便戛然而止。

  他从以前的报纸上知道自己的父母和姐姐在自己十二岁那年因为一次恐怖袭击去世,再之后到两个月前的,他就像人间蒸发似得没有任何记录和线索。好友披集告诉自己他们是在底特律留学的时候认识的,他应该是目前自己身边唯一了解自己的人了。

  但勇利只要回想起一点便感到头疼欲裂,在那再之后他再也没有打听过任何自己在这十年间做过什么经历过什么。他并非害怕疼痛,只是单纯的不怎么感兴趣。

  随着咖啡店大门被推开,玄关挂着的风铃被带动地响起,皮肤黝黑的男孩拉开吧台椅坐在勇利面前,“勇利~给我美咖加冰!加三包糖!”

  “喝那么甜的还不如给你弄一杯卡布奇诺…”勇利对他翻了个白眼,还是拿出了咖啡豆倒入咖啡机,“再说哪有老板天天来蹭吃蹭喝的啊。”

  “因为勇利做的好吃啊。”披集托着腮看着勇利正在磨咖啡豆的背影,“呐勇利,你觉得最近最近还有什么奇怪的事吗?”

“唔有啊…”青年叹了口气“刚刚还…”勇利把水壶从烧水架上拿下来的动作停滞了,“啊说起来!”转过身严肃的看着披集,“今天看到一个可疑的人啊??”
 
  “嗯,形容一下。”披集假装刷着博客,点开了邮件。

  “好像是,银发的男人…”勇利把热水倒入装着浓缩咖啡的马克杯中,加入了冰块。

  “嗯,”披集单手接过马克杯,“嗯??银发??”

  “你认识吗?也是我认识的人?”

  “啊?没有啊!”披集端起杯子,“我怎么可能认识啊,哈哈…”心虚似得喝了一大口咖啡,“卧槽好苦!!!!”

  “…你还没加糖。”勇利狐疑的盯着捂住喉咙的披集看了一会儿,‘这反应……不过算了, ’勇利在心里叹了口气。

  ——维克多收到了短信——
  Emperor你…是不是被勇利发现了?
                                          p.c
 

【‘S’是Seven Days的简称,享誉全球的杀手组织,活跃于各地的黑暗角落。其得名于他们的宗旨——接任务开始计算,不论目标在世界各地,七日内必将完成任务。】

 

【维勇】+随处可见+

【食用注意】

巨星模特维+模特界透明勇

均未成年,高中生早恋系列,维(17)勇(15)

只有早恋,甜不甜看个人

文笔烂

短小

——以上都ok的话——

  胜生勇利,随处可见的平面模特。小的时候被美奈子老师推荐去做了模特,到现在算起来已经是模特界的前辈了,作品不多也不算少,人气不高也不算低,知名度和好评度在业界也不错,但就是没什么热度,可能就是欠缺些商业炒作。---但他本人觉得这样非常好。适合普通的自己。

  他的朋友们都知道,出道前他就一直很喜欢维克多,从他六岁开始就一直憧憬着的那个留着银白色长发的少年,同为模特的维克多无论线上线下都无比光鲜亮丽,和自己完全不同,戴上眼镜就能被屏蔽的‘随处可见的模特’——他对自己的称呼。

  突然有一天,巨星的维克多尼基弗洛夫转学到了他所在的学校的高三年级。下课后在几乎全校女生的簇拥下找到了胜生勇利所在的班级:

  “勇利君!!请和我做朋友!”

  ————正在喝牛奶的胜生勇利,15岁,对于自己复杂的心情而挤压牛奶盒导致喷了好友西郡豪一身牛奶的事情毫无意识。

  勇利不可能讨厌同为模特的自己,他向勇利的经纪人兼老师美奈子女士打听过了,勇利的兴趣爱好等。他自信满满的觉得勇利只是害羞而已,可能需要自己再主动一点。

  于是维克多开始每天粘着胜生勇利,而勇利却从不正面回应维克多的各种邀请(日本人式委婉*)。从那天开始,他每天的课间课后都处于被几乎全校的姑娘簇拥,以及维克多的话痨模式中度过。就算他无数次把维克多甩在门后,后者从来没有气馁过。课间不断找勇利吃瘪似乎成了他的爱好。

 

  “勇利!和我做朋友吧!”兴奋的推开勇利所在的班级的教室门,男孩不在。
  “勇利君好像去科学教室了哦。”
……

  “勇利!!!”他猛的推开了高一年级的科学课教室门,他也不在。
  “啊他们班下一节课是家政课来着…”

……

  “勇利!!”他找不到家政教室,随意推开了一扇贴着一年级标识的门,……!!???

  “啊!!男生!!”“维克多大人!!”“啊!!!请看我!!”“……”

  啊。女生的更衣室……他草草道歉后赶紧离开了那边。“要是能碰到勇利换衣服就好啦……”
  ……??

  维克多从未得到过胜生勇利的正面回应。几乎全校都要觉得维克多是‘抖m’了。

  你以为就完了?从那天起,维克多的社交账号上几乎都是他和胜生勇利的合照,不过细心的人会发现,勇利的眼神从没正视过镜头。
‘出现了!盐王属性!’——亲朋好友。

  维克多开始关注从他出道开始的每一条有关于他的信息,在社交软件上用他自己的账号疯狂点赞转发胜生勇利的作品了,一些被他转发过的旧照被多次转发的数量简直惊人!被称为万年透明盐王的胜生勇利,15岁,突然变成了热搜模特,他开始被许多媒体注意,也引来了各大商业的代言邀请…

  然而当事人却越来越焦躁,他不喜欢被很多人盯着看的感觉,也不擅长应对记者的追问,戴着眼镜也没办法躲开街拍的记者和认识他的路人。然后他开始逃避,更谨慎的躲着维克多,尽可能的绕偏远人少的远路回家。由于精神压力与代言活动各方面的劳累,他终于病倒了……感冒加上扁桃体炎。

 
  ———课间———

  胜生勇利昏昏沉沉地走出教室想去找一个躲避维克多的地方,今天下着小雨,草坪湿漉漉的,估计维克多不会想到自己会出教学楼吧…他倚靠在树后想要缓解头晕,困意却一阵阵向他袭来……

  今天维克多也在姑娘们的簇拥下在校园以找勇利为目的的闲逛着,他没有去勇利的班级,因为勇利已经习惯他的频率,下课时间绝对不会在教室呆着的。当他找遍了除了女厕所以外的所有他可能在的角落都没有发现勇利时,他开始担心了。

  “勇利君…第一节课出去后就没有回来了……听说他感冒了,可能回家了吧?”

  勇利病了?自己却不知道,他跟老师请了个假,不管老师是否答应了,转身就向勇利家的方向跑去。按了很久的门铃也没人应,看大门紧锁的样子应该没有人在家。突然,他的心情从沮丧转为恐慌,制服下好看的双腿迈开了跑回学校。

  天上飘着些软绵绵的细雨,初夏的雨让不太暖和的空气变得微冷。他到了勇利最喜欢呆的,他吃午饭的大树下。果然在那里有一个身着单薄夏季制服的男孩…………

……………………

  胜生勇利在一阵晕眩中醒来,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谁送来校医务室的。没心情思考是哪个好心情送他来的,他冷的发抖,止不住的咳嗽。不禁往校医务室不算舒适的被子里缩了缩。咳嗽才缓和下一口气,来自维克多尼基弗洛夫爽朗的声音便从门外传来了。是他去叫来了医务室老师。

  老师吩咐完注意事项后便出去了,此时医务室里只有他们二人。气氛一度尴尬的似乎要结冰。这时就连在直播节目都十分健谈的大明星维克多也找不到缓和气氛的话题。

  “话说…我刚刚去了勇利家呢,我以为你回去了,哈哈……”听起来就像跟踪狂一样,自己为什么会知道他家在哪的。
 
  勇利咳了几声没有说话,只是翻了个身背对着维克多。

  “勇利,你…呃……”一贯开朗大方的笑容从少年脸上消失了,他有些内疚,“抱歉勇利,如果你讨厌我,我以后就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维克多捕捉到勇利的肩膀带动身体微小的颤抖,不知道是不舒服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为什么是我……”

  “诶?什么?”

  “我只是个随处可见的模特……你要交同行的朋友的话其他的也很多吧……”

  “勇利才不普通!”背对着维克多的男孩身体明显的顿了一下,前者紧张地咽了口唾沫“我认为你很有魅力。”

  “呐维克多,我不想……”
“这并不是一时兴起的!”他打断勇利的话,“勇利的魅力不应该被埋没啊!你……”

  “够了!”这次轮到维克多被打断了,勇利从病床上爬起来,由于发烧眼睛被烧的湿润,似乎下一秒就会淌出来。
  “勇利,你应该拥有这些…”
  “我就想做个普通人啊??做模特也是,我喜欢我原来那种平静的生活!我不需要你为了我提升我的人气!!”
  “可是你不该被埋没!就算你讨厌我也好,我想帮你!”
 
  “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喜欢被关注!我只是想做个普通人,然后安安静静的关注你!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胜生勇利有些虚弱地喘息着,脸蛋的绯红不像只是因为发烧,方才他突然爆发说出来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只希望对面的人没有听见的好!

  维克多动了动好看的嘴唇,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也开始颤抖了,他看着前方脸色绯红的男孩儿,他刚刚说了‘喜欢我’,他说了……他才发现自己是太高兴了啊!

  维克多感觉时间过了好久,他才从僵硬状态中缓过来,伸手把男孩紧紧抱住,眼泪大颗大颗地从胜生勇利精致的眼眶中掉下来,落在他白皙的脖颈。

……
  “勇利!我也喜欢你,我们做恋人吧!”

  “诶??!?”

  ——————END——————

*日本人一般不会直接对别人说不,而是,“啊明天啊…”“抱歉,那个……”“我考虑下……”没错,长发毛子其实被狠狠地拒绝了。

乱涂涂()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梗——也许是长发仙女维x小勇利,小哭包跟维恰哥哥撒娇【以及奇怪的paro

圣彼得堡日常!一回目!

1·这是一辆假车【】
2·气氛很奇怪
3·不能打人!
4·不准骂人哦!!
5·这是意外意外意外x3
(つд⊂)————————→

“那·那是什么感觉?!”尤里·普利塞提,今年16岁,汗水顺着他白皙的脸颊流下,由于紧张和惊讶,他的表情都很僵硬。

“额,好吧…”胜生勇利,24岁,他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自己微红的脸颊,一脸凝重地闭上了眼开始回忆——

“…说实话,我不愿意去回忆它。”

“刚开始我有点害怕,然后我懵了几秒钟,随后我有点想哭,毕竟是第一次……”

“我十分恶心。并且厌恶这样的自己……”

“好吧,我觉得我感觉他很大,很硬,而且一直在动…”

“当它的体液喷溅出来的那一刻,填满了缝隙…我觉得世界都崩溃了……”

“在那之后,我把自己洗了一遍又一遍…”

———“exm这是你不小心赤脚踩蟑螂的感受????????!”尤里·普利塞提,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质疑。

“wow yuri!amazing!”

END

(这真的是个意外!!换拖鞋的时候,一脚踩下去,酸爽的很。

请不要问我到底什么感觉,再问自杀。

在码小短篇,先把维勇旅游照片发下—其实还会继续画新的ʕ •ᴥ•ʔ画的炒鸡渣没几个人看我还是如此热爱自娱自乐( ᵕ̤ᴗᵕ̤

#偷拍维勇#吵架后还牵着手的二人!( ⸝⸝⸝•_•⸝⸝⸝ )虽然很不情愿的样子

#偷拍维勇逛街#不知道要不要跟风写个论坛体来满足下我的私心(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