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日寺

【维勇】“Never”02(双杀手/失忆梗/不太致郁)

二、胜生勇利切开来是黑的

  胜生勇利的住处离咖啡店不远,清晨听到第一声电车进站的声音时他就该出发去开店了。

  长谷津的清晨很早,太阳刚出头时街道上都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了。商铺的都在准备营业,偶尔会有几个社团活动的学生结伴走过,交谈甚欢。

  勇利走在商铺里准备采购食材。自从上次发现那个银发的男人已经是第三天了。在意了之后他发现总能若有若无地感觉到他的存在,银发高个子的男人总是比当地人显眼,但他几乎没有发现过他的行踪。

  可令他费解的是他的目标好像是自己,但却没有对自己动手的意思。

  勇利没有像上次那样突然回过头去查看,这样做会令对方有所防备,自己也会失去优势。他侧身和商铺的老板寒暄,借机用余光观察了身后一会儿,银发的男人果不其然地已经不在视野内了。

  胜生勇利之前很多次发现自己不管是身手还是直觉都是反射性的敏锐,他知道这一定不是偶然,并且确信这和他这没有任何记录的十年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不过他倒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过去,他认为这是个方便的技能。

    他摘下了眼镜收在外套口袋里,嘴角弯成浅浅的弧度,‘那就陪你玩一下吧。’随之身影往一晃消失在人群中。

  一只跟在后面暗中观察的维克多试图追上去,抬头看了街道一会儿, 街边有卖酒的商铺,维克多似乎想起了什么似得不禁低头苦笑,‘他说过不让我白天喝酒来着’,男人摸出了手机, 男人走进了街边狭窄的巷子里,依靠在墙边准备点燃一根烟。突然一只手拍上了自己的左肩…

  “这位先生,请问…”

  “?!”维克多一个激灵往身后退了好几步,手已经按在了别在腰间的手枪上。

  他的冷汗足以浸湿贴身的衬衣,身为一名职业杀手,被人无意识的从身后近身是件很可怕的事情,预示着他随时可能丢掉性命。

  “抱歉,吓到你了?”

  维克多表情有些僵硬,看清从阴霾中走出来的人,来人还对他露出了人畜无害的微笑,他的左手便从腰间的手枪处放回了身侧,

  “能绕到我身后,不愧是…”下一秒他就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便赶紧闭了嘴。

  “先生你认识我?”勇利皱了皱眉头,“唔我是说,我以前认识你?”

  ‘不愧是组里唯一能战胜我的勇利!’维克多虽然保持着微笑,其实方才被吓出的冷汗足以浸湿他的衬衣。

  “我、我们以前是…额……同事啊,对!同事,在俄罗斯!”

  “这样啊,原来是同事…”勇利对男人露出一个爽朗笑容,“我以前还在俄罗斯工作过吗”

  维克多立马点点头。

  “抱歉,我两个月前出了点事故,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勇利勾起食指挠了挠脸颊,表情变得落寞,维克多也感到悲从中来。

  “先生您的感情好丰富的样子。”接着勇利抬头紧紧盯着男人蔚蓝的双眸,
    “那么先生,我有几个问题。”维克多似乎从他背后看到了冒出的黑气,

    “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先生你又为什么在这儿?是在跟踪我吗?”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朋友?关系好到跟踪我?”

  “十年的感情啊!!” 面对这样的勇利,维克多不由得感到不寒而栗,莫名有种会被杀掉的恐惧感。“我正好最近休假!然后知道你遭遇了事故所以…!”

  “嗯?”勇利继续盯着男人看了一会儿,再次露出了笑容,“这样啊,我这会儿要去开店呢,对了先生,请务必来我店里坐坐,叙叙旧吧!”‘如果是个骗子我就报警’

  “好、好…”

  维克多·尼基弗洛夫,‘S’稳坐十年的王牌,觉得现在满身冷汗。
  ——被胜生勇利的微笑给威胁了。

……

  金发的少年在不远处的屋顶上,一遍躺尸的是刚被他解决掉的狙击手,顺便借用这把狙击镜看到了下面巷子里发生的一切,现在正在目送他们离开。

  尤里·普利塞提,17岁,第一次见自家师兄被人近身还被这么怂的掳走了。也是第一次见那个人没有第一时间除掉跟踪自己的人。他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老太婆,这边解决了。”
 
  “叫我Elf啦!”(*米拉)有着一头红色卷发的女孩气的直跺脚“而且我只比你大两岁好吧!”

  “哦,就你那改代号比换男友还勤快的我可记不住。”少年用空出来的手将狙击镜拆下放入一边的大提琴包里。
  “啊还有,秃子被前夫拐走了。”

  “前夫?他俩分手了吗!?”
  “喂Evil(*格奥尔基·波波维奇)你不要抢我电话好不好?!”

  “…”听着对面没完没了的争吵,金发的少年挂断了电话,背起大提琴包起身离去。
 
【感觉只是我自己写的开心,其实没人看的( ´•̥̥̥ω•̥̥̥` )】

评论(1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