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日寺

【WHEN WILL WE GET MARRIED】02

    胜生勇利受伤了。

    手臂被划开十余厘米的口子,右膝内侧韧带拉伤。

    胜生勇利现在训练的地方是雅克夫的教学场地,他的大多学生都是在一起训练的,他的学生很多,偶尔也会有些小孩来训练。

    那时维克多就在不远处和尤里奥讨论编舞的事,自己就在另一边练习着跳跃。在他起跳后听到维克多和谁大声的叫了自己的名字---

       “勇利!!----”

   就在刚刚,一个小孩滑到了胜生勇利的面前,而勇利起跳后才看到那个孩子,来不及反应的他只能让自己提前落地尽量避开和那个孩子的碰撞,可本在空中高速旋转的他根本没法调整此时落地的姿势,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冰面上...

   当他感知到身体与冰面受到猛烈的撞击时大脑变得一片空白,身体没了直觉,自己好像腾空了一样……眼镜砸在了冰面上,滑出去好远。

  过了好一会他才从右膝和手臂处和传来尖锐的痛感中恢复了知觉,同时看到了旁边因为害怕在哭泣的孩子...孩子被他的家长抱到一边去了,疼痛中,自己心里居然还在想着一会维克多过来会不会急地掉眼泪...

  维克多何止急得要掉眼泪,要不是米拉他们一直拦着,他可能要冲过去把那个孩子暴打一顿了....

  “勇利!勇利!!..”维克多不太敢动躺在那么大一摊血里的青年,小心翼翼地扶起他的后脑靠自己臂弯里,“勇利你还好吗??”维克多的声音有点颤抖,他试图唤回目光散焕的勇利的意识...

  “....疼..”胜生勇利蜷缩在冰面上,维克多把他抱的更紧了些,焦急的不行,

  “哪里疼!??”

  “膝盖…唔,血?……”

    在维克多的臂弯里时看到了他身上的血,他费劲地把头抬起一点,看到冰上也有一摊深红的血迹。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了...很想抬手擦擦他的眼泪安慰下抱着自己的大男人,但手臂重的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整个冰场在勇利和这个小孩的相撞顿时变得喧闹,看到勇利身边的大滩血迹后又变成了骚动,场上人也纷纷停止了练习,聚到冰面上两人身边查看情况。

    “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的??”尤里奥在打完急救电话后看到全身是血的胜生勇利后生生把后面的“笨蛋猪排饭”咽了回去...

    胜生勇利的身边全是血,被那孩子的冰鞋划开了一道大口子,鲜红的血还在往外流。黑色的运动服也被血沾湿了,尤里奥有点晕血,皱着眉头挤出了人群向出口滑去,和雅克夫去门口等待救护车。

    维克多此时急得快哭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勇利会流这么多血,手臂上的口子从臂弯长到手掌心,还好没有划到动脉...

    作为职业选手,他也受过伤。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滑行中相撞会造成什么后果。他也记得身边好几个在练习中受伤落下后遗症最后退役的运动员...

  “勇利……”想到这些,他握住胜生勇利另一只手,有些发抖。

    救护车已经在大门口待命了,维克多把勇利公主抱在怀里,急忙加了速向出口滑去,几个医生抬着担架在场边出口处接上了被维克多抱在怀里的胜生勇利,来不及等维克多出来,接上人的医疗队立刻把伤员送上了救护车检查。

--------
   “手臂被划开的长伤口没有伤及动脉血管,但需要缝针。膝盖内侧应该肌肉或者韧带拉伤,具体的情况我们需要回医院做检查…………”

   胜生勇利仰躺在救护车里的担架上,他听不懂医生正在说些什么,由于失血他感到很困...但他不敢睡。

    没有了眼镜,勇利半眯着眼睛用模糊的视线一直在寻找维克多的身影....

   终于看见了维克多,他似乎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跟着上了救护车。

    维克多握住了勇利没受伤的手...此时的他看不清男人脸上难掩焦急的眼睛,但看到了他的身影后也总算安心的嗑眼睡过去了...

-----------tbc
(写这章完全因为是想看老毛子多心疼心疼小天使啦ᵕ̤ᴗᵕ̤,不要在意太多,总之张嘴吃酸酸的糖就行啦XD)

评论(13)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