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日寺

【WHEN WILL WE GET MARRIED】06

  哭唧唧的勇利真的很好吃啊 (

————

  维克多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正午的阳光从阳台照进客厅,毫不吝啬地打在男人的身上。

  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睡在沙发上,而且还盖着暖和的厚被子…回想起昨天下午到晚上久违的和朋友们疯玩的场景心里还是很尽兴的。晚上被自己的好友逼问为什么没带伴侣过来,还被罚酒了呢。对了,好像是勇利把他弄回去的…然后呢…?‘哎,喝断片啦。不过昨晚梦到了很好吃的勇利!’缩在被窝里的男人笑出了心形嘴。

  睡过了上午的训练时间,那下午的训练可不能再逃了。雅克夫的脾气可以无视,勇利那边可不知道会怎么说自己呢。

  但最后把他从沙发里叫起来的却是宿醉后的胃痛,餐桌上摆放着应该是勇利大早起来为他准备的早餐和胃药。

一脸幸福的维克多·尼基弗洛夫,一口气吃完了男友勇利为他准备的‘爱心’鸡蛋卷,和‘关爱’药片后穿上玄关处挂着的羽绒服就急忙出门了。

  他没有开车,打算小跑过去当做热身了。然后收到了一路上的人或偷笑或同情的眼神。唔,按理来说不是这样的…作为俄罗斯的一名运动大将,找他签名合影的人应该很多来着。他今天只是来不及打扮而已,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和脸颊,发型没乱也没长胡子呀……诶?

  “大家早呀!嗨雅克夫!嘿尤里奥!诶勇利呢呢?”换好冰鞋走进场地,维克多向他们打招呼,但是…其他人都装作没看见自己继续训练,雅克夫避开了自己的眼神,尤里奥也噗的一声笑出来并滑的远远的。

  “????”维克多满脸问号的上了冰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维克多你这是什么脸啊!”晚来的米拉捂着肚子扶着围栏笑的不能自已,看着维克多的一脸茫然已经变成了白人问号脸,她把男人拖出场地推到落地镜前,“你自己看看吧哈哈哈哈——”

  “诶——???”维克多不可置信地看着镜子里自己左脸上一个红肿的巴掌印,把自己的手按了上去,这大小————“勇利??”

  “雅克夫!你看到勇利了吗!”维克多捂着左脸红彤彤的巴掌印,有些着急地跑到他教练旁边。

  “维恰…”雅克夫少见的语重心长道,“你知道当年莉莉娅为什么要和我离婚吗。”说完叹了口气,拍了拍维克多的肩去指导尤里奥了。

  好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并石化在原地捂着脸颊的维克多·尼基弗洛夫,28岁,现在遇到了人生的大难题!

————————

  “勇利!!”

  在练习场二层的舞蹈教室练习的勇利被突然闯进门站在那里的银发男子吓了个大跳,差点崴到脚。而且后者正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好像在酝酿眼泪。勇利注意到来人那么好看的脸上完整的印着自己昨天一时生气留下的巴掌印,

  ‘他不会生气了吧…’

  ‘昨晚打他好像是太重了…没想到他就这么出门了…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

  维克多现在有点后悔突然闯进来了,他不敢看勇利的眼神,然后二人一直在迷之尴尬中沉默着,

  ‘他还在生气吗…qwq ’

  ‘勇利不会要跟我分手吧!?我还没来得及求婚啊qwq !!’
——

  然后二人几乎同时的一咬牙一握拳——

  “对不起!!!”

  双手合十埋头土下座。

  “勇利??”“…维克多?”
 

  ……

  “诶原来勇利在担心我有没有生气啊…”他们终于解释清楚刚刚的事情,维克多扶着胸口大大的松了口气,“不过只要是勇利,把我头发剃光我都不会生你气的啦!”

  “维恰。”

  突然被男友叫爱称的维克多全身都抖了一下立刻坐好在他前面。过了一会还没有动静,抬头却看到了勇利摘掉眼镜开始擦眼泪的画面,

  “…勇利?”

  “我是真的很生气!”勇利打掉了维克多想要帮自己擦眼泪的手,“你知不知道上上个星期你被送去医院的时候我有多担心吗!”

  “那天我还不能走只能在家里干担心!”勇利就像把那天份的一起哭了出来一样,还一边拒绝男人帮自己擦眼泪。

 
  “勇利…对不起,我、”他以前从来不会哄女孩子,然后就被甩了,当然还更不会哄男友。克里斯曾经说他们俩也只有彼此之间受得了对方这样,其实他也觉得挺对的。他现在正在想怎么解决这个严峻的问题,勇利突然一把拉过维克多在他的衣服上蹭着眼泪,维克多惊吓之余赶紧抱住怀里的男孩,

  “嘘,嘘不哭了宝贝…嘘。”

  “你闭嘴!你都不知道、不知道、我、我多担心!”勇利哭的有些抽噎,维克多赶紧把他抱的更紧,安抚的拍着勇利的背,在他耳边轻轻的说,“嘘嘘嘘,对不起宝贝,这不是没事吗,对不起、都过去了”

  勇利就那样一直埋在维克多怀里被他抱着,其实他也没哭多久,只是怕抬头看到自己的巴掌印笑出声而已…还有,他才不忍心把维克多那么好看的银发给剃了呢。

——————舞蹈室门口——————

  由米拉,波波维奇,尤里几个人组成的偷听小分队,正密切关注着舞蹈室里面的状况,

  “什么情况?不是要分手吗?”尤里·普利塞提,16岁,很受不了他的同门师哥和跟他同名的猪排饭整天变着花样秀恩爱,而且他们二人都意识不到自己很引人注目。

  “尤里你不会想点好的吗!”米拉大力的揉了揉尤里的头发,

  “喂老太婆!不要碰我!”

  “啊!我和赛琳娜也能这样就好了!”波波维奇哭着离开了舞蹈室门口。

  “赛琳娜?”

  “哦他的新女友,不过刚在一起一周就被人甩了。”

  雅克夫实在忍无可忍地追上了二楼,“喂你们几个!!他们俩闹矛盾就算了!你们又是去干什么啊?!?给我回来!!!————”

————TBC ————

维克多,不秃,那是人家的发际线 ᵕ̤ᴗᵕ̤划重点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