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日寺

【WHEN WILL WE GET MAREIED】03

    刺鼻的酒精和药水味儿回荡在医院的每个角落。维克多·尼基弗罗夫呆呆的坐在病房外的走廊里。
   
    刚刚那个孩子的家人带着他一起来道歉了,带来了不少零食和酒,并表示要支付医疗费用,当然被拒绝了。维克多没有给人任何好脸色,硬生生的叫他们拿着东西走了。他第一次这么毫不收敛自己的情绪。

    维克多还在自责。责怪自己为什么那时没有在勇利的附近,后悔自己没及时提醒他--不过这次意外确实跟他没关系啊!

    “手臂上的开放性伤口要注意避水,一周里每天都得消毒避免感染。膝内侧的拉伤这几天都要冰敷,一星期后要经常按摩......”

   “他的膝盖多久能恢复?”

   “这得看个人情况..最少也要一两个月,这两个月内还是不要让他去训练了……”

      ……

   听完医生的话,维克多浑浑噩噩的走进病房。医生的那句‘可能会有后遗症’令他感到窒息。

      病床上的胜生勇利发了低烧还在昏睡,维克多双手捂住额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回头瞥见青年手臂上,小腿上缠着厚厚绷带,感觉自己又快哭了...

    他的勇利,被万众瞩目运动员,最重要的身体受到了一个月都不一定能治愈如初的创伤.....  
   
    让他看到爱人受伤真的比什么都残忍...

  宁愿现在躺在这的人是自己....

  维克多的电话又响了,他现在大脑一片混乱,

  “维恰?你还好吧?”

  “啊..雅克夫啊...”

  “你冷静点,胜生的情况怎么样?!收起你的情绪!不要影响到他了........”

    雅克夫的声音老是一惊一乍的,今天却意外的有点安慰人的语气..他表面上对勇利凶巴巴的,其实是很关心他的吧。

    维克多深深叹了口气,挂掉电话把手机放在桌上。

    没一会又收到尤里奥发来的短信,

【训练场门口全是媒体记者,你们最好暂时不要出去啊,估计医院门口也被包围了!】

    啊,已经传出去了啊。怎么办呢,勇利可不习惯被关注啊...

    刚想着回复,勇利已经醒过来了,刺鼻的消毒水味让他回想到小时候一些不好的记忆,皱着眉头吸着气,动了动被包扎的有点难受的手臂,

    “别动,才刚缝的针...”维克多双手握住勇利被包扎着的手,告诉他现在他的情况,并轻轻拍了拍他表示安慰。

    “..嘶..”他本来想回握住男人冰凉的手,稍微用力却扯到了伤口,于是又被维克多警告了不要动……

     维克多一直沉默地看着自己,让他有点不自在..而且医院的味道让他心情不是很好,

  “维克多..我想回家..”

    -------

   说什么也不愿意被维克多抱着出去的胜生勇利此时坐在从医院借来的轮椅上,由维克多推着出现在了包围了医院的媒体面前。

    刚刚医生算说了半天要留院观察,他也觉得这样好。可一看见勇利难受的表情就妥协了...勇利小时候的经历他也知道一些。

    门口的人很多。除了记者还有维克多或者勇利的粉丝,但出口并没有被堵住,大家都很有秩序的站在道路两边跟着他们移动。

    大门口处,雅克夫的车已经在门口等他们了。

    维克多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一向喜欢和粉丝媒体互动的他今天只是低着头和轮椅上的勇利说着什么,而勇利额头上贴着退烧贴,又戴着口罩遮住大半张脸看起来十分虚弱……应对大波记者的提问维克多也只是摆手不答,直直朝前走去。勇利的手抬不起来,但对叫自己名字的人们陈恳地点头表示感谢..

    .....

    终于回到家了。刚刚一路上勇利果然免不了雅克夫的一顿说教……一大早去训练就受了伤,在医院做检查缝针上药又折腾了一天,此时勇利看起来已经很累了,一直闭着眼靠在自己怀里。

    才把勇利抱上床安顿好,又去煮了点粥。害怕体型过大的玛卡钦突然扑倒伤员勇利身上,于是维克多一狠心把他交给雅克夫,送去尤里奥家里寄养了。

    把一天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 现在,去陪媳妇吧!--男人推门进了卧室,发现勇利已经睡着了。。。他走到床前把勇利端详了好一会,脸蛋红彤彤的,好像还在发烧..

    维克多拨开他额前的碎发,落下轻轻的一吻,

“сладкое сон..”(*祝好梦)

---------
 

评论(6)

热度(89)